来自 MBA课程 2020-02-13 09:58 的文章

华理高松:疫情必将引发企业学习的七个变革趋

  此次疫情,对企业培训与学习行业影响巨大。再过若干年之后回首2020,会发现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拐点。对于企业学习界来说,“拐点指向何方”,“对我们的意义是什么”显得尤其重要。希望本文可以为中国企业学习界的同仁们做参考,让我们携起手来,共克时坚。

  01在线学习习惯养成将加速数字化学习的进化

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之下,大规模线下学习必将短期取消。即使疫情能够在2020年春夏结束,疫情恐慌对社会大众心理的影响也将持续下去。在这种情形下,在线办公与学习将成为绝大多数企业的必然选择,人们会逐步形成在线学习的习惯。这无疑是企业数字化学习的重大利好消息。

  然而,当大多数企业将内容匆忙搬到线上,将所有希望寄托与在线学习时,就会遭遇现实的困境。单纯依靠线上直播与微课,互动及效果都不好,学员参与度不高,没有学习成果。

  显然,这是因为企业数字化学习的发展还处在初级阶段。仅仅是将线下内容搬到线上,线上内容只是静态资源。

  新的形势下,企业数字化学习必将迅速进化升级——将从单向传输向互动共创转变,从知识传输向知识创造转变,从线上线下两张皮向线上线下一体化转变,从自上而下的统一学习向自下而上的数据驱动的个性化学习转变。

  02一切装模做样的企业学习都将烟消云散

  疫情对中国经济的打击是巨大的,旅游、零售、餐饮等行业面临直接冲击,企业经营压力大,就连餐饮行业头部企业西贝都反应现金流只能够支撑三个月。相信没有行业能够独善其身。

  这个打击也将是持久的。中国经济本来就在下行周期,疫情引发的连锁反应将使中国经济雪上加霜。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宣布—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为国际突发的公共卫生事件PHEIC,全球各国必将采取的紧急措施必将对中国外贸与经济产生冲击。各方因素叠加在一起,中国经济的长周期调整已经成为大概率事件。

  严冬已至。活下去,成为企业经营的主要方针。

  在这样的形势下,企业学习将遭受最严峻的考验。一切装模做样不产生实际结果的企业培训必将被抛弃,相关的培训预算一定会被压缩甚至取消。

  另一方面,直接支撑业务的企业学习不仅能够存活,还会蓬勃发展。这是因为当前企业经营的主要矛盾就是业绩改善。当外部环境恶劣,外延式增长已经成为过去,那么苦练内功,内涵式增长就是必选项。于是,直接支撑业务改善的企业学习方法论成为企业经营的关注热点。

  能否取得看得见的商业成果必将成为评估企业学习价值的核心标准。

  03价值定位将从“个体发展”变为“组织赋能”

  长期以来,企业学习被放在人力资源HR板块下,作为选、育、用、留的一个环节。被视为企业人才发展的手段。

  然而疫情下,人才发展显然是次优先级的事情。更重要与紧迫的事情是如何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转,如何降低成本,如何稳定业务,如何凝聚军心士气,如何进行组织结构调整,如何维护客户关系,如何进行业务模式转型等等。

  疫情彻底暴露了企业学习传统价值定位的不足。事实上,企业学习的本质是组织学习,其根本任务是帮助企业建立学习型组织,在动荡变化的环境中自我变革、敏捷进化。

  于是,企业学习的价值定位就应当是赋能组织,在组织能力建设、文化落地、组织心智升级、业务创新变革、生态战略构建等方面,助力组织实现目标。

  人才发展应当是企业学习一部分的职能,个体发展应当在组织目标的达成过程之中完成。企业学习的价值定位将从“个体发展”升维为“组织赋能”。

  04支撑战略业务的动态企业学习体系成为未来

  传统企业培训是建立在岗位与人才发展基础上的。学习体系的构建逻辑是这样的,根据岗位职能建立能力模型,依据能力模型建立学习地图,根据学习地图开发课程体系,建立讲师团队与运营体系。这是适合稳定环境的静态的学习体系。

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是2020年最大的黑天鹅,体现了企业环境的巨大不确定性。在这只黑天鹅的冲击下,企业经营战略、组织架构都会动态调整,传统企业学习体系就像是沙中之塔瞬间崩塌。

  在企业学习价值重新定位,以及直接支撑业务需求的双重趋势下,企业学习的顶层需要重新设计。

  这就涉及到学习职能在组织内的位置。我认为,在赋能型组织变革的潮流下,企业学习将成为直接支撑战略业务的核心职能,它是后台最重要的职能之一,应当由CEO直接负责,至少安排首席学习官进入核心高管层。